第二十七章正一盟威真正黑手

  哈罗德占据着沃德的身体,那张年轻英俊的脸已经因为恐惧而扭曲的异常丑陋,他的眼中饱含着怨毒,他已经注意到天空中出现了另一种奇异的异怪,正在绞杀他控制的米·戈,而打开的传送门中,不知什么时候,就再也没有一只异怪钻出来了。

  但现在他只想快点杀死那些该死的手和会忍者,夺得他梦寐以求的魔刃——无道。他依仗的外星异怪,正在被越来越多的,另一群如同蝙蝠和飞蜥混血的异怪缠住。

  而手和会的亚力珊德拉该死的非常坚韧,虽然已经受了伤,但还是依靠黑空邪兽的力量艰难的支撑着。

  但哈罗德最针对的还是独木难支的丹尼,他最害怕的其实还是旧神留给他的预言,他终会死在丹尼的手中,这才是哈罗德内心最恐惧的事。

  丹尼的身旁已经涂满米·戈血液——那些粘稠的绿色粘液干涸后留下的胶状痕迹。

  “你已经获得了一切……我的公司,兰德家族的遗产——股票和地产,我给了你的甚至更多,公司是我经营壮大的,如果换做你那个沉迷冒险的老爸……现在哈罗德工业集团还只会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企业。”

  如果不是拜亚基突然出现,使得哈罗德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米·戈去阻拦,现在丹尼已经死了。地上的菌毯让旱魃真气的杀伤力急剧下跌。现在,这些可怕的生化造物已经适应了丹尼周围强烈的干旱,适应了旱魃真气的侵蚀。

  它们正在迅速的适应环境,这些菌毯进化出来的耐旱特性,甚至被同调到了下位米·戈战士的生物装甲上,这些菌毯寄生在生物装甲上,让丹尼的攻击,越来越难以伤害到生物装甲。

  丹尼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喘息,极力恢复着干涸的真气,对于哈罗德的话,他只有想要把这个仇人碎尸万段的极端愤怒,他低吼道:“去你玛的应得的……我曾经亲眼看到,我的母亲为了保护我,被狼群撕碎。”

  “我应得的东西,是和父母在一起,是家庭……你毁了我的家庭,杀了我的家人……这一切,你亲手造成的一切,已经无法挽回……我只有用鲜血,洗净满腔仇恨!”

  丹尼心中一股无穷怨恨,无穷忿怒翻涌不止,一股难言的凄怆和悲凉让他胸中如坠块垒,只有向眼前,害的父母尸骨无存的大仇人发泄,他手中的天狼刀感受到那怨恨、忿怒和悲愤,也发出一声刀吟,犹如长龙亢鸣。

  哈罗德本想说动丹尼的心志,却没想到逼出了他一腔百折不挠,一定要分出生死的复仇热血,昆仑武道,虽然受道家无为思想影响颇深,一向中正平和,清逸平和,但武道毕竟是生死争命之道,只要胸中有一口气在,下手狠厉毒辣,反而更能发挥威力。

  更何况,还有天狼刀兵劫真气这等狠毒入魔的神兵武学……故而武林之中有一段俗语:复仇强一倍,仁慈弱三分。说的就是武道凭借一口胸中血气,方能发挥十二分威力的道理。

  哈罗德瞧见这等情况,他也是有决断的商界大佬,当即命令天上的米·戈放弃和拜亚基纠缠,就连手和会那边的攻势也都放缓,把自己控制的大半力量都收回来,天上地下一起合击,宁可付出惨烈的代价,也要先将疲惫不堪的丹尼杀死。

  面对米·戈的重围,丹尼满心的不甘,一声长啸,已经带了癫狂之意,撑起疲惫之躯,舍生不顾,撤去护身真气,任由米·戈攻击自己的要害,也把心中的无穷愤恨融入刀法之中,天狼刀洞彻残骸蓦地喷薄出一道刀光,将自身裹了。

  丹尼手中,旱魃赤红夹杂玄黑的真气汇聚成一道近丈长的刀光,将面前的米·戈统统劈杀,更是人刀合一,杀向哈罗德,这是同归于尽的杀法。

  亚力珊德拉瞅到机会,竟然当机立断也悄悄指挥黑空,帮助丹尼阻挡有些来自身后的攻击,免得在杀到哈罗德之前,丹尼先死掉了!打的是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的注意。

  这时候,高夫人忽然暴起,在亚力珊德拉手中的无道魔刃的刀面上一拍,一道无形真符陡然打在无道之上,顿时激发了其中的强大的力量,亚力珊德拉抓着刀柄的手,竟然就这么被震开。

  高夫人一掌拍在无道的刀柄上,将这柄魔刃朝丹尼击飞过去,旋转的无道切开挡在前面的米·戈妖虫,随着高夫人的气机驱使,居然投入丹尼的手中,此时的丹尼也不想其他,顺手将无道也融入那自家全力杀出的一刀之中。

  神兵魔刃,气机相合,顿时刀光撩起,暴涨三丈,越过数十丈的距离,贯穿了哈罗德的胸膛。

  原本那拼死一刀,丹尼最多有一成把握能杀穿这一百多米的距离,将哈罗德斩于刀下,哈罗德也不是没有底牌暗藏的人,岂料……就有这般变故,高夫人突然出手袭击自家的老大,将无道送给丹尼。

  这一刀威力暴涨之下,无论哈罗德有什么底牌也使不出来,就这么被丹尼贯穿胸膛,整个人的精血都被胸口的两把神兵魔刃吸走,旱魃真气抽空了他的一身水分,原本年轻的新身体,顷刻间就化为干尸一样的枯老。

  高夫人另一掌直接打在了亚力珊德拉的心口,这名手和会的老大,也是高夫人几百年追随的大姐,浑身巨震,瘫软了下来。

  失去控制的米·戈蜂聚起来,掩护着那个提着大脑收容桶的上位米·戈准备逃走,奈何斯特兰奇随手就将它们拉进了镜像空间,顺便也将拜亚基也收了进去,准备将这些异怪杀死或者驱逐……

  亚力珊德拉捂着胸口,看着高夫人低声道:“你……是怎么控制无道黑空的?你们不可能绕过我才对,我才是黑空的主人,我才能通过黑空使用这把魔刃!”

  但有人显然不想让她就这么成为漫威第一个干坏事,不解释的反派,陈昂解说道:“是太上凤凰解秽妙箓……高夫人一直是手和会在中国的首脑,不知道她用什么手段,居然获得了当年借魔刃无道之力,伐山破庙,建立道门的张道陵所留正一盟威二十四品法箓中,位列上品的太上凤凰解秽妙箓。”

  “正一盟威是天师道的根基所在,名义上师张道陵受太上老君法旨,赦令天下鬼神的证明,实际上是借用无道之力,控制六天故气,川蜀鬼神的契约,张道陵借无道之力,伐山破庙之后,以无道,与鬼神立约,建立道教供奉鬼神,以正一盟威法箓驱使。”

  “无道在手和会手里,几乎没有深入的研究,哪里能比得上自张角之后,一直流传千年,几乎缔造了教派的根基,仗此封神驱鬼的道教。”

  “一般人绝难以想象,作为中国正统源流之一的道教,立教的根基,居然是一柄魔刃!”

  “但事实上,无道被阴阳家重铸以来,自庄周而传,到了东汉落入张道陵手中,东汉末年,被张角所夺,张角死后,张鲁杀其弟又重得无道。至此以后,无道就一直在道教手中流传,林灵素仰之创立神宵派,还试图创造玉皇大帝,到了北宋末年,无道魔刃又被王重阳说得,传下全真道统。”

  “最后元朝秘藏的魔刃无道,被你们假意投靠后,从宫廷窃出,你们应该是无道最弱,也是最愚蠢的兵主了……不,甚至算不上兵主,你们甚至得不到无道的承认,血祭重光也没有完成,最后搞出了一个不伦不类的黑空邪兽,借邪兽之力长生!”

  “历代无道兵主,哪个不是堪破最后一步,封神为仙,借助人类精神活动,超脱蜕变自身生命形态飞升而去的?无道的兵主,要么飞升;要么就是被其他兵主所杀,比如张角……盗取无道近百年还是肉体凡胎……你们真是给无道丢人!”

  亚力珊德拉听见陈昂无不讥讽的解释,脸上像是开了酱醋铺子,红的、黑的、青的都翻上来,混杂一片。

  陈昂却不理会他,转头看向撤身退到浑身真气贼去镂空,难以起身的丹尼身旁隐隐将其挟持的高夫人,目光炯炯,叹服道:“没想到……居然是你隐藏的最深。我本来以为哈罗德就已经是幕后的大黑手了。没想到还有人在利用控制他……”

  “只怕哈罗德从旧神那里预言到自己死亡的时候,你就已经定下杀死他的方法了吧!”

  “你一直盯着丹尼回来的时机,饲机引哈罗德入局,一方面是为了借刀除掉一直控制你的亚力珊德拉,另一方面,也是为了把手和会和哈罗德策划的东西,都收入囊中。不但能重铸魔刃无道,还能改变当年的缺憾,真正成为无道的兵主,控制旧神。一跃成为这个世界有数的强者……到时候在把手和会收服,顷刻间便能创造一个比现在更可怕千百倍的手和会。”

  “而且……还能借机控制天狼刀主,神兵魔刃尽落入手中……你这是要飞升成仙啊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