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走在世界屋脊难忘帕米尔高原

  第一次知道帕米尔高原是在初中的地理课本上,说是我国领土的最西端,那时印象中的帕米尔高原遥远又陌生。

  二十岁左右在贵州山区旅行,认识了驴友老宋。老宋以前因为工作的原因在帕米尔高原待过半年多,对帕米尔高原怀有很深的感情。总是跟我讲起那儿的雪山、湖泊、草原是多么美丽,生活在高原上的塔吉克族、柯尔克孜族是多么热情友好,最后看了老宋朋友圈发的那些帕米尔高原上的美图,便决定到了新疆一定要去帕米尔高原走走。

  帕米尔高原是塔吉克语“世界屋脊”的意思,因山上野葱较多古称葱岭,古丝绸之路上连接中西亚的要道。世界级旅行家玄奘、张骞、马可波罗等人来来回回翻了N遍。

  喀什城背靠帕米尔高原,位于叶尔羌河和喀什噶尔河冲积形成的冲积平原所形成的绿洲之中,东临塔克拉玛干大沙漠。17年六月份办好边境管理区通行证后从喀什出发,走314国道,也就是沿中巴友谊公路(喀喇昆仑公路)去帕米尔高原东部的塔什库尔干县城。

  最后和在喀什老城青旅认识的道长等人一起包车前往。上午11点左右从喀什出发,沿西南行车不远大地开始变得皱褶,裸露隆起的巨大山体层层叠叠、褶皱纵横,山崖横断面清晰的展示着亿万年地质活动中岩层的变化。

  车辆经过的盖孜大峡谷是帕米尔高原的门户,但见这儿的山体崖壁大多色彩缤纷,或赭红、或青绿、或铁灰、或桔黄,就像是被人用染料淋过。西昆仑山脉一排洁白的雪山是这缤纷色彩的背景,其中最显眼的,便是昆仑山脉的最高峰公格尔峰,海拔7649米。

  走了约160公里,公路右侧蓝得不可思议的湖水让人瞬间心情激动起来。司机马哥说到了白沙湖,停下车让我们下去拍照。因为海拔的升高一下车就感觉到冷风扑面而来,但心情依然十分激动。这一刻我才明白这些高原上的很多湖泊为什么被称为圣湖,那么多人对它顶礼膜拜,相信任何遇到这些湖泊的旅人都会为它的美所倾倒。因为四周被银白色的沙丘环抱,所以被称为白沙湖。

  盖孜峡谷是一个大风口,日日夜夜,世界第二大流动性沙漠塔克拉玛干银白色的沙屑随风扬起,千百年的吹拂和收纳,帕米尔高原于是就有了一座终年被银沙覆盖的白沙山。

  车辆经历了几次爬升视野逐渐变得开阔起来,海拔接近四千米的帕米尔高原腹地,周围是大片的草甸,牦牛在牧场上悠闲的吃着青草。

  牧场中一座巨大的白色雪峰在云雾中若隐若现,这就是冰山之父慕士塔格(7546米)。雪山脚下的卡拉库里湖亦十分美丽,遇到这些美丽异常的雪山圣湖总不免心情激动一番。湖边零星分布着柯尔克孜族牧民的白帐篷。

  和我同行的道长大哥准备去挑战7509米的慕士塔格峰,便拿着行囊下了越野车。这位大哥最终在雪线上挣扎了半个月左右,因为身体等原因没有登顶,但还是很佩服他的勇气。在我眼里,道长大哥是位奇人,一辆自行车、一身迷彩服、文采斐然、练过武术,又会观星算卦。

  我们继续向距离喀什300公里的塔什库尔干县城前进,下午七点多钟经过最后一道关卡检查终于到达了塔县。一下车就感受到了一股寒意,塔县虽然不大,却给人一种小拉萨的感觉,这儿房屋低矮,四周被雪山环抱。相比拉萨塔县显得更加安静,居民的生活也更加悠闲。

  走在街上仿佛到了异国他乡,生活在这儿的塔吉克族是我国唯一的白种人民族,他们五官犹如雕刻,但因为高海拔紫外线的辐射皮肤稍显粗糙,头发黄褐,眼色碧蓝,吹奏鹰骨做的笛子,养猎鹰。穿戴色彩丰富端庄的传统服饰,骑马放牧,举行塔吉克特色的婚礼,在帕米尔高原上纵情高歌。

  夜宿凯途青旅,里面住着很多从喀什大学来塔县画画的维族美术生,还有世界各地的旅人,当地的塔吉克帅哥美女,大家在一起喝酒聊天打台球,其乐融融。

  清晨迎着旭日登上县内曾经的古堡石头城,四周视野很好,雪山牧场尽入眼中。只是古堡如今已坍塌成废墟,甚有悲怆之感。大唐年间,玄奘法师就途径此地,西去取经,在《大唐西域记》里称为碣盘陀国,也就是现在的边境小城塔什库尔干!

  牧场的塔吉克族牧民大哥见我走来,热情的打起了招呼,聊了会儿便请我进帐篷一起喝奶茶

  在大哥的简单指导下,很快便学会了骑马,完成了在帕米尔高原上策马奔腾的愿望

  在青旅认识的喀什大学维族美术生朋友,相约一起去县城郊区玩耍,维族的女孩子大多性格开朗,男孩子稍显木讷,因此女的普遍汉语说的要好于男生

  柯尔克孜大爷热情的邀请我去参观他的新家,家中布局装饰很有民族特色,尤其是地毯特别漂亮

  沐浴在帕米尔高原的阳光下,行走在高原牧场,看云卷云舒、牛羊悠闲的吃草,听溪流潺潺,和塔吉克牧民朋友畅聊,让人感到十分愉悦。

  第三天,喀什认识的河南哥们上来和我会合,一起同游塔县。被热情好客的塔吉克族朋友邀请进帐篷一起喝酒吃肉跳舞唱歌,真的是被他们的热情真诚感动到了。

  第一次在塔吉克族大哥的指导下跳他们独特的旋转式的鹰舞,虽然跳的可能不太好看,但跳的十分尽兴、心情欢畅。

  这儿多样独特的美景让人回忆无穷,这儿同胞时刻挂在脸上的微笑让人如沐春风、这儿独特的历史意义让今人似乎找到了当今中国新的出路。虽然高原上自然环境艰苦恶劣,但生活在这儿的人们早已学会了如何跟大自然和谐相处,他们热情纯朴、自信满满、性格坚韧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