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推荐

  大约四年前,贾樟柯在电影圈的地位还完全不能与今日相比,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,他已经是媒体眼中炙手可热的采访对象,更是本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的有力竞争者。贾樟柯在欧洲一直都很受欢迎,从最初无人相识、主动推荐自己的电影,到现在与法国一家电影公司达成了长期的合作关系,早已是功成名就,所以才能获得终身成就奖。如今的贾樟柯已经不仅仅是个艺术片导演,接下来,他会开始拍摄商业片,还成立电影公司,投资商业片,广义上,他也算是个商人。

  《山河故人》在戛纳的得奖呼声有多高,贾樟柯的行程就有多忙碌。电影节刚刚开幕他就已经到了戛纳,但是开幕式红毯却只有赵涛一人走过,每天都被安排得很满,《寻龙诀》之夜、台湾之夜等活动上都能看到他的身影,甚至没有时间接受内地媒体的采访,所有专访都交给了国际公关,这一点,也让来了不少次戛纳的内地媒体们颇感不适。

  当地时间5月19日晚,《山河故人》终于放映了。开篇的龙标一出现,大部分内地媒体都十分感慨,毕竟他的上一部电影也曾经被提名金棕榈,最终却成了禁片。放映时,因为各种原因中断了两次,外国媒体起哄声此起彼伏,但这些丝毫不影响电影的受欢迎程度,结束后的掌声就说明了一切。第二天,法国各大媒体都对这部赞赏有加,甚至直接在题目中写出,赵涛将成为本届影后最有利的竞争者,风头已经压过了凯特布兰切特。

  看过电影后,有媒体觉得,《山河故人》的每一个元素都非常符合获奖的标准,甚至可以说是为了金棕榈而拍。当然,这只是一种调侃,但不可否认的是,今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影片实力确实相对较弱,《山河故人》确实更加突出一些。

  《山河故人》是三段式结构,第一段发生在1999年,赵涛、张译、梁景东三位好友都是26岁,后两人都喜欢赵涛,但最终赵涛选择了土大款张译,与之结婚、生下一子。然后就到了2014年,41岁的梁景东还是个煤矿工人,因工作原因身患重病,却没钱医治,只得回家乡,向已经成为老总的赵涛求助。这时,赵涛已经与张译离婚,与久未见面的儿子相见后,却发现他的生活方式已经完全西化。第三段故事发生在未来,2025年时,董子健扮演赵涛的儿子,从小移民去了澳大利亚,已然不会说中文,几乎无法与父亲张译交流,父子之间矛盾不断加剧,董子健与教自己中文的老师张艾嘉展开了一段师生恋。

  几乎所有媒体都觉得贾樟柯拍《山河故人》是要讲述社会的变迁,最起码,这是一部格局很大的电影,但是,我们都想错了。贾樟柯只想拍感情,尤其以爱情为主,他甚至毫不避讳地说自己把个人爱情经历放了进去。

  “《山河故人》是我所有电影里面最‘小’的一部,被大家想大了、想复杂了,讲的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情感体验,当然跟时间有关系,不是一个单纯的爱情故事,而是爱情会产生什么结果。”贾樟柯说,第一段故事中三位主角都还年轻,爱情也只是青春故事,随着时间的推移,爱情也从最初的甜蜜变成了苦涩,“这是每个人都尝到过的,没有人不会尝到,这是我最私密的一部影片,因为有很多个人体验在里面,并没有太多诉求在社会上、文化上。”

  他所说的“个人体验”自然包括爱情部分,如今的贾樟柯与妻子赵涛几乎是形影不离,每部戏的女主角都是赵涛,夫妻档闯天下,名利双收。

  说回到电影本身,一部以爱情为主的电影却被这么多人理解成了格局宏大的史诗片,不得不说“过度解读”这件事正在流行中。贾樟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发生,“每部电影推出以后,电影自身就已经不属于你了,你的创作初衷是A,别人解读成B你是没有办法的,但也是应该的,因为电影是一个开放讨论问题的媒体,你不知道电影的哪一部分会触动哪一部分人的哪一根神经,如果说这部电影会触动人们社会性的这根神经,那也可以。但对我来说,创作的初衷就是想拍一个带有强烈情感的故事。”

  在内地,艺术片的票房一直不太好,比如去年国庆档的《黄金时代》,又比如今年五一档的《闯入者》《念念》,为了能够获得更多的排片,王小帅还曾经发声呼吁院线给《闯入者》一点生存的空间。内地的第六代导演中,贾樟柯、王小帅、娄烨这些人一直坚持拍艺术片,公众大多觉得,他们就是纯粹的艺术片导演,其实,并不止于此。

  比如贾樟柯,他有自己的广告公司,会为一些大公司做案子;他名下的西河星汇公司大家也都比较熟悉,拍摄的所有艺术片都由这家公司出品。如今,贾樟柯又与人合作成立了一家名叫“暖流”的公司,主要将拍摄“优质商业片”,首部作品已经选定了日本著名小说家东野圭吾的小说。

  贾樟柯说,这是他的另一个身份,“就是投资的身份,并不是我去拍,是我们投资的这家公司每年会有电影推出,主要是聚焦商业电影。”

  被认为是艺术片导演领军人物的贾樟柯居然去投拍商业片了,为什么?莫非真的是现在艺术片在内地得不到市场认可吗?他的回应是否定的,“没有这个原因,这个公司实际上就是投资嘛,我也不会去管理,有人去管理,我们股东也很多,不单是我一个人,我当然是个大股东了。它就是个投资项目,我个人的精力只是投资管理上,不会有太多创作干预。”

  很少有导演会在45岁这个黄金年龄就说出自己将要不拍电影的话,贾樟柯算一个,他明确表示再拍三、四部戏,履行完已经签订的合约后,就会放下导筒。而这最后的戏,几乎都是商业片,比如那部已经筹备了无数年的《在清朝》,版权预售早已卖出,甚至已经过期,逾期未交货,只能续约。

  为什么会在创作的高峰时期就退出江湖?只因贾樟柯“想尝试别的生活”,还要抽出更多的时间来陪家人,换一种生活方式、改变一下生活形态。当然,有了这些投拍商业片或艺术片的公司,不做导演的贾樟柯也不会远离人们的视线,只不过,那时候我们或许会看到一个比较纯粹的“商人贾樟柯”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